木偶般的女人突然出现在医院,之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恐惧鸟 著

在1977年6月,一名女人突然出现在美国洛杉矶的 Cedar Senai医院。她全身除了一件佈满血迹的长袍外就什麽都没有。在正常情况下,在医院看到一个身上带有血迹的女人绝对不是什麽稀奇古怪的事。但是在这名神秘女子身上却有两项事情,可以让看见她的医护人员和病人顿时陷入恐慌和惊恐之中。

第一,严格来说,那女子根本称不上是人类。除了维持了人类在行动时应有的灵活性外,她和百货公司裡那些模特儿公仔几乎一模一样,僵硬但平滑的皮肤,没有眉毛的眼睛,嘴角上扬但丝毫没有笑意的嘴巴木偶般。

第二,那女人用没有牙齿的口夹住一隻小猫,纵使小猫极力挣扎,但仍然无法逃离那有力得惊人的下颚。鲜血仍然由小猫身上不断喷出,流到女人惨白色的长袍上。面对身边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人们,她若无其事地把小猫拉出,使劲地抛在地上,小猫当场死亡。

之后,她没有理会人们的反应,便迳自走进医疗室。医护人院立即把她带到病房,进行清洁,打镇定剂。全程她一直没有说话,没有表情,没有动作,嘴巴一直维持半开合。医生认为最好一直留住这名怪人直到政府人员来到,纵使在场没有医生愿意直视她多过一秒。那名女子没有回应医生任何问题亦都没有反对医师的做法。

但当第二次护士尝试为她注射镇定剂时,她猛然用一股强大得可怕的怪力还击。两名医护人士需用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她按在床上。

她,或者它,突然用那双缺乏感情的眼睛瞪著一名男医生并做了一件怪异的事情。她微笑。

那抹非人的微笑吓得另一名女医生发出妻厉的尖叫并随即晕倒。吓昏了那名女医生是因为那名女子的口腔,那个没有任何牙齿的口腔。取而代之,裡面是一根根长而锐利的铁钉,那些钉实在太长了,长得令它的口一直未能合上。

那名男医生努力压抑住逃跑的衝动,不情愿地盯回去并吼道「你他妈的是什麽?」

它保持微笑,侧头望著他,好像在观察什麽有趣的小动物。

接下来是一阵可怕的沉默,静得可以听到正赶过来的守卫们在走廊急促的脚步声。

那隻怪物突然迅雷不及掩耳地窜到医生前面,用那口腔裡排锐利的铁钉插进喉咙,把医生的颈静脉硬生生撕出来。男医生倒在地上,血液像喷泉般由颈部涌出,两手在空气中乱抓,仿佛想抓回自己的血液。

它俯身望著倒在血泊中的男医生,把脸愈凑愈近直到近到可以看见它那黑洞般瞳孔。

它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耳语﹕「I…am…God…(我是上帝)」

之后那名女子便走开并迎接那些不知死活的守卫。映入男医生眼帘最后的景象是那名女子把守卫一个接一个地杀死…..

最后只有那名昏倒的女医生存活并叫那名女子为 The Expressionless(无表情的人)

之后那名女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作者意见

这是笔者最喜欢的一个都市传说。纵使故事上有许多疑点,但究竟是不是有这个女人曾经出现过?而这张照片又是谁拍的?仍然是一个谜……

分享本文到:

转载请保留出处:枫叶社区 » 木偶般的女人突然出现在医院,之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