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几个灵异事件

纯手打,语言组织能力不好,就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第一次大概在95年左右,在海南农场的时候,那时候父母在农场割胶,我们住在连队里,一个连队大概50户人左右。有2个小卖部。那时候晚上最热闹的就是小卖部了,大人都在打麻将,小孩就在旁边看电视,看录像带。那时候有彩色电视的人不多,但是小卖部又有彩色电视,又有录像带播放机。所以小卖部是最热闹的地方。

那一天,我父亲在打麻将,我在旁边看电视,应该是有点晚了,我困了,我父亲就叫我自己回去大房睡觉。(大房,就是睡觉的房子,还有一个叫伙房,煮饭吃饭的地方,那时候在农场,伙房跟大房是分开的。一个大房能放一张床,还有几个凳子,一个茶桌。然后还有点空间。)我家的大房是在一栋2层的楼房一楼。这栋楼就跟现在的学校宿舍一样,2楼有走廊,走廊护栏是那种通风的,有图案的,是水泥的。整栋楼大概加起来有20多个房间。

那时候连队没有路灯,四周围都是黑漆漆的。都是椰子树,还有些不知道叫什么命的树。唯一记得那时候的月亮好亮,真的好亮,亮到夜晚走路都不影响。而且星星很多。

然后我自己走回大房,快到大房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大房二楼有2个发光的东西在晃动,在走廊的护栏那里。像一对眼睛,是那种发光的,微弱的光。我看到之后吓了一跳,加速往我家大方跑,然后看到那一对像眼睛的东西,晃了几下,然后朝走廊的另一个尽头“飘”去了……回到家,马上跟我母亲说了,我母亲安慰我,说是猫头鹰,虽然我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但我知道绝对不是猫头鹰……

去年,我姐来我家,我们聊天聊到以前在海南的事情,我就把这个事情跟他说了,我姐告诉我,可能真的是鬼,他说以前那栋楼,听别人说有人上吊过。我姐上初中的时候,她自己有个房间,在2楼,晚上睡觉的时候,遇到过一次,看到有人提着灯笼在他房间走来走去。那时候眼睛可以看的到,就是动不了。喊也喊不出声音…….

后来我姐才换了个房间……

到现在,我一直想不明白,当时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次遇到诡异的事情,是我在初2的时候。

我母亲是广西人,我父亲是广东人,他们是在海南农场认识的。

我97年跟父母回到广东生活,那时候读4年级,因为听不懂新环境的方言,所以我重新读3年级。后来因为贪玩,5年级开始,就旷课,逃学。而且都喜欢每周5下午逃课….

我母亲娘家那几个表哥表姐学习都很好,大表哥在读本科,大表姐在当地一个重点高中,二表哥在读中专,其它的几个都不错。望子成龙的母亲在我初中的时候送我去广西读书。而且是当地很好的一个中学。平时住在学校,周末就去我大舅母家住,或者去我二舅家,或者去我阿姨家,主要是去我大舅母家,我大舅母没时间我才去其它亲戚家。

那时候是叛逆期,初一的时候,在学校各种浪,各种捣蛋。还被学校处罚,留校察看。毫无疑问,初一结束,初二学校不收我了。

我大舅母是该市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后来他又安排我到辖区内一个镇的中学,这个中学在全市考上重点大学数量上也是前5的。加上我大舅母每周都有几天在该镇办公。

在这里读书,每天下午下课可以有几个小时的出校时间,下午下课一直到晚自习中间的时间是自由的。镇政府离学校也不远,走路十分钟内。所以我每天下课都是去我大舅母在镇政府的宿舍洗澡,每天会有镇政府食堂的人送饭来。我大舅母在镇政府的宿舍一共5层楼,后面是一个小山包,有2个房间,一个小客厅,一个厕所,一个小厨房。另一个房间是我大舅母的另一个同事。平时都不关门的,一推就能开,但是房间是锁上的,平时我都是在这里洗澡吃饭,然后去学校,周末如果我大舅母在该镇,我就跟他一起会市里,她不在的话她就会在客厅留给我点钱,我就去路边坐五菱神车去市里,车费7块钱,然后坐个3轮车4块钱到我大舅母家。如果有时候我大舅母不回市里,我就在镇上过周末。

第二次遇到灵异事件,就是一次周末的晚上,我大舅母他们在开会,我在我大舅母宿舍刚洗好澡,在边吃饭边看电视,突然听到有一阵笑声,是那种“哈哈哈哈哈~~~”的女声,声音是由小到大的笑声,听起来就像一个人从头顶飞过去,边飞边笑,声音由小到大,由近到远。顿时头皮发麻,马上转过头看声音消失的地方,除了黑摸摸的一座小山,什么都没有。

当时吓得马上跑到大门保安值班室,问他们有没有听到刚刚的笑声,他们都说没有,还笑话我。后来一直在保安值班室等到我大舅母来接我回去。我跟我大舅母说了刚刚的事情,我大舅母说,不怕,是别人电视的声音。但是!…….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跟我大舅母在她另一个同事宿舍吃火锅,那时候很多人,而且是在一楼。那时候我吃饱了,在门口喝饮料,他们在饭桌说话。突然,又听到那个笑声,我马上跑到宿舍楼前面的停车空地上,想看看声音是什么发出的,我明显听到是由高处发出的。我刚跑出来没多久,我大舅母也出来了,还是那句话,别人电视的声音…….

最不解的是我父亲去世的事情。

我父亲是癌症。我父亲的事情我不想说太多,直接跳过其它事情。

我父亲走了,但是嘴巴一直没合上,跟他有时候睡觉的时候一样,不闭上嘴巴。他是早上走的,在家里的床上。半靠着床。等我家人发现已经没呼吸了。下午法医来了,检查之后确定死因为猝死就走了。之后我就去当地派出所做了一个询问笔录。各种事情办理完回到家我父亲遗体已经凉了,硬了。

潮汕地区,比较迷信,哪一天什么时间去火化都是要挑的。因为我父亲要几天后才送去火葬场火化,所以家里找了个做法事跟暂时安顿我父亲遗体的地方。晚上9点多,近亲都来了,来接我父亲遗体去冷冻的人也来了。

他们给我父亲换了衣服,洗脸,搽身子。我在一旁帮忙。

但是我父亲嘴巴一直没闭上,其中有一个带头个人就跟我说,“你爸口渴了,要喝水,弄点水给他喝。”我姐听到了,马上用碗倒了半碗水过来,然后就倒了点水到父亲的口中。带头的那个大叔就跟我姐说,“你喂他喝水要说,爸,你口渴了,我给你喝水了。”我姐照说。可带头那个人就问我姐你们家几个小孩,我就说,两个。

那人就说,来,长子喂。我就端着碗,“爸,你口渴了,儿子给你喝水。”然后倒了点水到我父亲嘴巴…..我爸嘴巴慢慢闭上了…..

都是真事,人肉打字机。

怀恋父亲!

分享本文到:

转载请保留出处:枫叶社区 » 回忆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几个灵异事件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