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进入过影网的网民的恐怖经历(下)

标题:那些曾经进入过「Shadow Web」的网民的恐怖经历(下)  (恐惧鸟 著)

「来啦,我们好想去影子网络!」
当Keniluck 的文章发布后,整个Reddit论坛的网民的反应,就好像大家一样,所有人都疯狂地讨论起来。

他们第一条追问Keniluck的问题是:究竟Shadow Web是不是真的存在?毕竟,文章是发布在一个类似「创作台」或「吹水台」的地方,吹嘘的人多的是。其中一批以一个叫Dumplingsforbreakfast的网民为首的群众则认为Keniluck说错了,他所说的网站其实是在Deep Web(深层网络)。因为他们也有浏览过Deep Web,也是Deep Web的老手。他们说那里也是藏匿很多可怕血腥的网站。以下是Dumplingsforbreakfast的其中一则留言:

作为一个经常浏览Deep Web的人,我可以和大家担保楼主所说的网站真的存在,但是那些网站应该是.onion而不是.shweb,而且不是叫「影子网络」,是叫作「暗黑网络」或「深层网络」。我猜想他把名字改掉是因为想避免大家和他犯同样的错误。 UKASH和Bitcoin(比特币)都是暗黑网络的常用货币。除此之外,楼主说那个「血腥真人Live Show」也应该真的存在。虽然我没有去过,但以$500-$1000的价钱来买一条人命,在Deep Web是很常见的。那个女人应该是来自非洲或者印度。根据黑市的做法,如果一个女人不愿意当性奴的话,那么奴隶主就会把女人虐杀,拍成影片,再给其他试图反抗的女人看,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虽然我不确定Keniluck的故事是不是真实,但它所说的事情有很多都是真实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另外,我看到很多网民想知道进入暗黑网络的方法,但我不建议你们这样做。因为那里真的有很多骇客和病毒,而且政府现在会追捕一些上过暗黑网络的人,以前常用的Proxy和Tor浏览器已经不太够用…..

在这段留言发布了不久,Keniluck便和Dumplingsforbreakfast发生骂战。主要原因是Keniluck坚持自己去的是Shadow Web而不是Deep Web,他说Shadow Web是比Deep Web更邪恶、更可怕的地方,但Dumplingsforbreakfast当然不相信啦。最后,Dumplingsforbreakfast便说:那么你把去Shadow Web的方法给我们,让我们一看究竟。

接着,Keniluck便以私聊的方式把通往「影子网络」的方法给了Dumplingsforbreakfast和其他「DeepWeb老手」,这也是之后一连串恐怖战栗的灾难的开始….

「我想我们的政府一直在骗我们….」

Keniluck发帖后的第三天,Dumplingsforbreakfast便发了一个叫「1. Shadow web is real 2. stay away from it (1.影子网络是真实的2.尽可能远离它)」,里头可怕的内容揭露了「影子网络」远比我们想像中的黑暗和势力庞大…

我是在昨天早上收到Keniluck的PM,为了证明我是错,他决定给我通住「影子网络」的方法。顺带一提,Keniluck好像被网民的反应吓坏了,他没有想过自己原意是警告的文章,反而变相帮「影子网络」卖广告。

起初我觉得他有点歇斯底里,认为自己需要为泄露「暗黑网络」的秘密而负上全部责任。我对他说其实在Reddit讲述有关「暗黑网络」的帖子数以百计,只不过你的故事比较吓人罢了,所以不用反应过度。

看到我的PM后,他立即尝试纠正我,坚持「影子网络」不是「暗黑网络」,也不是「深层网络」,而是一种更加邪恶,更加仆街(引用他的原句)的东西。之后,他给了他的电话号码我,并说如果我真的想上「影子网络」的话,就传送短讯给他。

我飞快地扫视了那个电话号码一下,发现它的地区编号是来自加拿大,一个叫瓦利菲尔德(Valleyfield)的小镇。我心想他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便传送个手机短讯给他。

不到五分钟,他便回覆了我。回覆的内容是两张图片,图片是一张卡片的正反面,应该是他文章中提及那个顾客给他的那一张。那张卡片有两样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是它的字型,卡片上的文字是直接由电脑打印出来,而且卡片很多折痕和微黄,所以这张卡片应该跟随了上一个主人很长时间,可能有两至三年。我猜想那个男人可能熟悉了里头所有步骤,才愿意转让给Keniluck。第二样诡异的事情是它的步骤,那些步骤通往的地方真的不是「暗黑网络」,至少不是我熟悉的「暗黑网络」。我开始慢慢相信Keniluck的话语了…

其实那些步骤不是太过复杂,以我的电脑技术来说,只需半个小时便可以完成所有步骤。但值得一提的是,它要求一种很奇怪的浏览器- Netscape Navigator,一种很古老的浏览器,甚至比Internet Explore还早,保安性很差,而且,它还要求把Netscape Navigator改装成特定型号才可以进入。我最后需要在「暗黑网络」的一个论坛,才可以找到它所指的版本,我想也不想便下载到我的电脑,反正我电脑的保安系统一向都出名地强。

当我通过了「影子网络」的闸门后,我发现Kenuluck写的内容全部都是真的,「影子网络」真的不是「暗黑网络」…而且他真的需要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

容许我打个比喻,如果普通的「深层网络」是你家附近童党喜欢聚集闹事的公园,那么「暗黑网络」便是区内一栋最恐怖,最猛鬼的荒废精神病院。

而「影子网络」就是那栋精神病院最底层,被人用鐡链重重锁上的地牢。那里不见天日,埋藏住人类最邪恶的灵魂和各种可怕的罪恶。

在继续写下去之前,我想我要和大家交代一下我的背景。在留言板上,我曾经提及我有上过「暗黑网络」,便立即有网民骂我是怪物、变态。先旨声明,我不是那些喜欢看无辜女人被虐杀的变态男人,我上「暗黑网络」是因为「工作需要」,但是什么「工作需要」呢?恕我不能再透露下去了。

当浏览了数个「影子网络」的网站后,我开始认同政府应该监测网上所有的事务,因为那里的网站实在太畸形和病态,但可惜我不能在这里和你们详述网站的内容。

当中我找到了一个叫rumcake.shweb的网站,我起初以为那就是Keniluck所描述的网站,但后来发现那是一个综合索引的网站!里头有数以十计直播「人体折磨Live Show」的网站,而且还超过一半在直播中。另外,「折磨的主题」包罗万象,人种来自世界各地,有男有女,有老有嫩,简单是某场「变态妖魔的盛宴」。

虽然当时已经凌晨一时,但我也立即打电话给Keniluck。除了向他道歉之外,我还想向他表明自己的身份,赞赏他英勇的行为,因为他提供的资讯可以拯救到数以千计的生命。但可惜他没有接听,毕竟,正常人都应该睡觉吧。

我把注意力放回那些病态的网站上,发现那些网站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清除到,所以我决定传送手机短讯给我的女上司,和她说我钓到一条「大鱼」,但需要她的帮忙。不到三分钟,她便回覆我一个简洁而紧张的短讯∶「立即打电话给我」

虽然对话的时间很短,但内容依然令我非常震惊。原来我的上司一早知道「影子网络」的存在,但她说因为那里「什么人都有」,所以要么倾力遮掩,要么完全清除,所以迟迟未有行动。既然现在有网民把它「浮上水面」,就唯有「放手一博」。

还有,她还提醒我因为Keniluck用了自己的帐户发布帖子,而他又违犯了「影子网络」的沉默守则,所以他现在的处境是非常危险,非常危险。

我的女上司批准我站出来和大家说话,因为一来可以有效阻吓你们,二来我可以作为连络人,你们有什么消息也可以和我说。虽然她也警告我这样做会把自己和Keniluck放在同一位置,但大家放心,我会把自己的IP位置隐藏得很好的了。

已经是清晨5时了,Keniluck仍然没有任何回音。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即使你不想接听我的电话,也在这里和大家报平安。

最后,我知道有部份网民在看过Keniluck昨天的帖子后,也有尝试去「影子网络」或「暗黑网络」。无论你最后有否成功到达,我都建议你把电脑的麦克风和镜头拆除,是「完整地拆除」,不是纯粹把它关上。另外,不要再把你的手机插入电脑的USB插口,后果可以非常严重! ! ! !

最重要的是,不要再涉足「影子网络」任何事情,连发帖子也不好!

「找人对我说这只是一个玩笑!」

之后,Keniluck便一直音讯全无。

直到有网民找到一篇新闻,新闻的标题吓得所有萤幕面前的网民立即汗毛直竖,再也笑不出来了。

《瓦利菲尔德镇一名男子被怀疑谋杀》

这篇新闻真的有Link,而且发生的时间也是Keniluck和Dumplingsforbreakfast发帖后。新闻的内容笔者在这里不作完整的翻译,只会简介一下内容。

新闻的内容大约如下:昨晚凌晨一时,一名36岁的男子被发现倒卧在家中,身上至少受到一下致命的枪击。随后,医护人员在救护车上宣告他已经死亡。警方暂时找不到行凶动机,并把案件列为谋杀案处理。

新闻释出后,立即在Reddit掀起轩然大波,所有网民纷纷收起先前欢笑打骂的态度,不得不严肃地看待事件起来。人们第一条问题是新闻中的男人是不是Keniluck?因为36岁的中年男子实在和网民心目中的年轻大学生印象差距甚远。但随即被网民反驳说在加拿大,人们到了36岁仍然一边打工一边上社区大学是很平常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而且会不会碰巧发生在同一个城镇里?讲到底,加拿大的治安远比美国好,谋杀案是很鲜有的事来。

同一时间,有一名网友在Reddit发布一个很令人心寒的帖子,帖子的题目为「Do not violate our laws. Do not enter unless you are secure. If you do these things you are safe. (不要违犯我们的律法,不要在电脑裸奔状态下进入,跟着以上的指示做就安全了)」。帖子内容在笔者撰写时已经被删除了,只余下目标和网友的留言。由网民的讨论得知,有一名自称是Paper Trail Friend(纸条审判人)的网民承认他是那宗谋杀案的凶手。他说因为那名「Paper Boy(纸条男孩)」泄露了他们的秘密,甚至为整个「影子网络」带来大麻烦,所以不得不亲手把他手刃。

帖子传出后,像助燃剂般大大加剧「影子网络」这个话题的火热程度。先不论他是否真的杀死Keniluck的凶手,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他的身份又是谁呢?会不会是那个给卡片的中年男人呢?甚至有网民猜想死掉的男人其实是那名给卡片的中年男人,而不是Keniluck。 Keniluck可能还生存,只不过躲起来罢了。

但他们没有太多时间讨论了,因为可怕的事情像汹涌的巨浪般,一浪接一浪地扑过来,而故事的下一个受害者是….

探员Dumplingsforbreakfast。

「如果是恶作剧的话,你胜出了,因为我他妈的吓到不敢上网了。」

就在新闻释出后不过一天,之前那名自称是网上探员的Dumplingsforbreakfast便发布了一个颇轰动的帖子,帖子的题目叫「I*ve been set up(我被设计了)」,由于帖子内容太过血腥了,所以发布了不到一个小时便被删去。但庆幸的是,有网友把内容备份在另一个论坛,所以笔者才有机会翻译给大家。但听说文章在开头时很断断续续,而且错字很多,笔者看到的已经是编辑过的版本。

警察应该差不多赶到来。其实我现在还有时间可以逃跑,但一旦我逃跑,便要逃跑一辈子。我另一个选择是「他们」破门而入前,把我的经历写给你们,可以写多少就多少。

我的手指颤抖得很厉害,我知道会有很多错字,但没有其他方法了。警察和法官不会相信我的故事,但我仍然有责任去警告你们,影子网络真的比我们想像中可怕很多倍,他们绝对不是一班无业的变态汉,他们很有「实力」。

大约在半个小时前,那时候我正驾车回家,突然有一个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打来。当我接听时,我的未婚妻的尖叫声立即由电话传出,声嘶力竭地呼唤我的名字。

我赶紧问她发生什么事,但她还没回答我,她的呼喊声便变成模糊的呻吟声,好像有人用捂住她的嘴。之后,我听到一连串挣扎声,叫喊声,哭泣声,最后只剩下一片令人不安的沉默。

我一路像个疯子般不断地对电话咆哮,尖叫地问他们对我的未婚妻干什么,一路踏尽油门,飞奔去我未婚妻的公寓。

警察已经到楼下了,我余下的时间不多。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终于说话了,他的口音很古怪,不像本地人。他淡淡地说∶「不,不是我,问题应该是『你』对她干了什么?」他说完便挂上电话了。

当他挂线后,我便打电话报警了,虽然我现在发现这是一个最愚蠢的选择。

当我去到女友的家时,发现那些血迹、那些无名的尸体、那些绳子、那些鐡锤已经放置在我女友的家中,还有那部摄影机,那部该死的摄影机!他们布置好一个谋杀现场让我踏进来。

他们想插赃嫁祸!他们根本一早算好我会报警。

我的电话又响起,不出所料,又是那名操外国口音的男人。

我未婚妻的呻吟声再次由电话另一端传过来,但很快就那个男人冰冷的声音取代,他命令我打开抽屉,把里头的手套和曲棍球面具带上,如果不照做就杀了我的妻子。

我没有其他选择了….

那些警察在撞门了,最后只想和大家说那些人不是我杀的!

就在文章发出后不到30分钟,Dumplingsforbreakfast(不知道是不是他本人)便把文章内容删去,换上一条超链接。当好奇的网民按入去时,却发现是….

一张无头尸体的相片。

尸体是一具女性的尸体,赤裸裸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头部被整齐地割去,鲜血由断掉的颈子不断涌出,洒得一地血花。背景灰白色的墙壁被人用鲜血写了十一只大字:「这就是跟影网对抗的下场」(对,你没有看错,是中文字,还要是简体中文字)

这张相片在发布后15分钟也被删掉了。

「够了!够了!放过我们好吗?」

故事来到这里已经接近尾声了。在Dumplingsforbreakfast最后一个帖子发布后,几乎在一天之内,所有关于Shadow Web的帖子和发帖的帐户都被网站管理员删除了,几乎只余下Keniluck和Dumplingsforbreakfast的首篇文章,网民的讨论,和一些无关痛痒的帖子还留在网上。

顺带一提,那些曾经接触过Shadow Web的网民在事后纷纷报称受到一个自称是新加坡重案组的探员,Perry Tsung,的询问和骚扰,甚至在Reddit所有关于「影子网络」的帖子,也可以看到这位Perry Tsung的留言:

如果大家有任何资讯,麻烦致电1-800-244-5432或直接和本帐户连络,高层已经严肃看待此案件了,多谢!

可能Dumplingsforbreakfast的经历吓坏了大家,所有接触过「影子网络」的网民都说不敢和这位来路不明的Perry Tsung连络,恐怕会步上Dumplingsforbreakfast的后尘。

至于Dumplingsforbreakfast和Keniluck的下落,在那篇文章之后,再也没有人听过Dumplingsforbreakfast的消息,而他的帐户也在事件不久后被管理员删除。同时,网民在也没有找到和Dumplingsforbreakfast描述的情况类近的新闻,有网民说他的上司提过会倾力遮掩事件,所以新闻找不到也可以解释到。 (另外,如果你知道美国每天发生多少宗类似的谋杀案,你便会晓得要找出Dumplingsforbreakfast的案件其实很困难)。

至于Keniluck,他的帐号仍然健在,还时不时回覆一些帖子,但对所有关于Shadow Web的事只字不提了。

究竟整次「影子网络事件」是纯粹一场精心的恶作剧?还是真有其事?没有人能给一个明确的答案。但可能就好像一位Reddit的网民所说:「无论是真是假,你都胜出了,因为我他妈的吓到不敢再提深层网络(Deep Web)了。

笔者按:
老实说,看完以上的故事,你们可能不会太过害怕,但笔者就真的吓死了!毕竟,故事里头有贴过关于Shadow Web帖子的人物都好像没有什么好下场!更何况「影网」组织的人会写中文字?如果几天后,笔者突然失踪或被人拘捕的话,大家就明白啦!

我们回去故事的本身,究竟是真是假?其实整个故事结构很完美,无论是真实,还是捏造,你都可以找到一个近乎完美的解释。笔者知道在一些论坛引起很激烈的讨论,所以在这里也留下一些意见。

其实笔者相信故事是真的,无论有多少反驳的证据存在。第一,就是那宗发生在加拿大的谋杀案,因为那宗谋杀案是确实存在,而且时候是发生在Dumplingsforbreakfast和Keniluck的文章之后,笔者暂时想不到可以反驳这个「巧合」的合理理据。

至于另一个原因,则比较感性,笔者其实几年前看过一部恐怖电影叫恐怖旅舍(Hostel),里头是讲述一班背包客被人拐带,沦为一些「网上杀人真人Show」的祭咕(似曾相识的情节?)。当人们问导演由哪里获得灵感时,那个导演答在「网络某处」和一些「落后国家」的朋友。所以当笔者日前接触了这个故事时,便立即回想起那位导演的说话,认为…

好啦,为了笔者的人生安全,都是不说下去了。大家自行讨论啦!

分享本文到:

转载请保留出处:枫叶社区 » 那些曾经进入过影网的网民的恐怖经历(下)

赞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