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由Deep Web浮出来的故事:被迪士尼遗弃的人

那些由Deep Web浮出来的故事:被迪士尼遗弃的人 (恐惧鸟 著)

「废墟」,这个词语永远有其独特的魅力,可以吸引到一班人千里迢迢到那么探秘。香港的山区本身也有很多废墟,当中比较出名的有锁罗盆和达德学校,因为小编有行山露营的习惯,所以偶尔也会经过那些地方,顺便探险一番。为什么人们会喜欢到「废墟」探秘呢?

小编相信有部份人真的想感受「废墟」的宁静和那种被世界遗弃的美,但其实大部份人,容许小编在这裡借用一下弗洛伊德的说话,是受到「死之本能」所驱使。我们心底裡其实都渴望会在「废墟」中找到一些害怕的事物寺改变我们的人生,可能是鬼怪,又可能是杀人犯。但有时候小编心想,如果我们真的在「废墟」发现一些邪恶的存在时,那会发生什么事来呢?

以下是一篇结合了「迪士尼」和「废墟」的恐怖故事,希望大家好好欣赏啦︰

我相信各位网民有听闻过迪士尼「鬼城」的都市传闻。

都市传闻的内容大约如下:迪士尼曾经计划在某地方兴建主题乐园,甚至连地皮也买了下来。但在乐园兴建后,因为某些神秘的原因,而被逼关闭了乐园,而乐园在不久后也成为了「鬼城」。据悉,迪士尼的「鬼城」不止一个,而且还分布在世界各地。例如在巴拿马海湾,迪士尼公司曾经在那裡花了3亿美元兴建一个叫「金银岛」的主题乐园,让一些有钱人乘船到那裡渡过奢华的假期。但最后因为某些原因,迪士尼公司毅然放弃了这个岛,而这个岛也成为了一个人迹稀至的「鬼岛」。

迪士尼公司对外宣称是因为水质太差,泥水太多,弄得船隻不能正常运行。还有当地工人薪金要求太高,而且他们态度恶劣,不时拖慢工程进度,所以决定把渡假岛关闭。
但我可以对你们说,这些所谓的「官方解释」通通都是假的。

真正的原因不在于沙子、也不在于工人的态度,这些都只不过是瞎瓣出来的籍口罢了。真正的原因是一些更惊人、更恐怖的事情。你们可能会好奇为什么我会如此偏执地坚信呢?

全因为我一次在「毛克利宫殿(Mowglis Place)」的可怕经历。

唯恐大家不清楚,容许我先和大家介绍一下谁是毛克利。毛克利是一套80年代迪士尼卡通「丛林奇谭(又译︰森林王子)」的男主角。电影的内容讲述一个被双亲遗弃在热带雨林的男孩,从小由狼群养大,长大和猛兽搏斗的冒险故事。

太约在90年代初,迪士尼计划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海滩兴建一个叫「毛克利宫殿(Mowglis Place)」的主题乐园。而乐园的设计大家可想而知,一个以模仿热带雨林的大型渡假村。

由「毛克利的宫殿」开始兴建时,各式各样的麻烦便像幽魂般一样接踵而来。例如在买地皮时,原本的地皮其实是属于政府的公地来的,计划在那裡兴建住宅区和高速公路给当地的原住民。但迪士尼却和政府进行台底交易,用高价强行把公地变为私地,一晚之间地政计划书内「居民、住宅」等字眼全都变成了「米老鼠、渡假村」。所有进行到一半的住宅兴建计划都被逼停下来,留下空荡荡的屋架和只有一半的天桥。

知道了事情的原住民都被气得怒气衝天,在那条被他们称为「米老鼠公路」示威。迪士尼公司有见及此,立即派了一班西装友和当地的原住民举行了城镇会议,企图说服他们这个渡假村可以为他们带来多少厚厚的钞票。他们向那些原住民展示了渡假村蓝图裡那些色彩缤纷的图书,富丽堂皇的印度宫殿,被充满神秘气息的热带雨林包围住,男女侍应都穿上民族服装…其实那些西装友的表达技巧很高、很引人入胜。

但可惜他们的听众是出名「排外」的南部原住民。

那些印度神殿、丛林、民族服装等等反而成为会议的导火线,那些原住民的怒火像火山般一发不可收拾,嘘声咒骂声不绝于耳。其中一个男人像斗牛般衝了上台,用膝盖把一块展示板屈折成两件。在场的几个保安见状立即扑上,在那个男人有进一步行动前,把他制服在地上。

城镇会议(或者公关show)失败收场后,迪士尼公司决定来硬的。它们派了一整队建筑工人,强行把兴建到一半的平房和公路拆下来,再派大批保安驻守,誓要那些原住民毫无反抗的能力。当地一些报纸和电台起初都群起谴责迪士尼如此粗暴的行为,但迪士尼很快利用自身在传媒的影响力,叫他们一一闭嘴。

当工程完成后,「毛克利宫殿」便被人龙和车辆包围,场面一片热闹,但在几年后…
迪士尼却突然宣佈把「毛克利宫殿」永久地关闭起来。

没有人知道迪士尼公司他妈的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蓦然把一个如此受欢迎的主题乐园关闭起来。甚至那些当初反对迪士尼的原住民,听到乐园关闭的消息后,也感到茫然不解。

而然,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巴拿马的「金银岛」。

老实说,我以前一直都没有留意「金银岛」和「毛克利宫殿」的存在。直至几星期前,我在在网上看到一篇博客,内容是讲述那名作者和朋友偷偷潜入「金银岛」的疯狂经历,他们发现整个岛几乎是「完整无缺」,乐园所有的设施、用具、服饰等等都完好地放在乐园内,好像乐园是在匆忙的情况下被人遗弃。除此之外,他们还遇上迪士尼遗弃在那裡的一大埋野生动物,当中包括蟒蛇和鲨鱼。

那时候,我才开始留意一些关于被迪士尼弃置的乐园或渡假村的文章。我最先注意到的是「毛克利宫殿」,因为它离我的家乡最近,大约只有4小时路程。我开始想如果我也来写一篇关于「毛克利宫殿」的文章呢﹖听起来是个很酷的提议。我可以来一场「城市探索」大冒险,闯入废墟已久的拍照和探险,再拿一些战利品回来,这样应该可以为我的博客吸引不少读者。

但当我开始做资料搜找时,才发现原来这条路是多么困难重重。首是,在迪士尼官网找不到任何「毛克利宫殿」相关的资料,这一点也不出奇。但最奇怪的地方是,我翻遍整个Google也找不到半篇提到「毛克利宫殿」的文章、报纸或博客!那时我真的感到大惑不解。

我知道有部份公司(特别那些有权势的大公司)会要求Google删除一些对他们不利的搜寻结果,但为什么迪士尼公司要如此封杀一个已经成为陈年历史的弃置乐园呢?这个被遗弃的乐园究竟隐藏住什么可怕的威胁,以致迪士尼要把它封杀得一滴不漏?

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唯有找一些80、90年代的报纸、杂志和信件。看看有没有留下一些「毛克利宫殿」的宣传单张和海报。因为我有印象在小孩时,曾经收过一些「毛克利宫殿」的宣传单张和地图。如果我能找回那由单张和地图,便可以知道「毛克利宫殿」的实际位置。

最后,我终于在儿时储存的漫画堆中,找到一张「毛克利宫殿」的宣传单张。天啊,至少证明了「毛克利宫殿」不是我幻想出来啦。

在发现地图数天后,我便决定独自驾车到地图上指示的位置,深入这座神秘的废弃乐园。经过数小时的车程,车旁的景色开始由高楼大厦变成平原和森林。乐园周围数英里的地方都是一大遍树茂林密的丛林。直到现在,那裡的生态环境也让我留下深刻印象,深绿大叶的热带植物和高幼偏黄的本土植物纠缠在一起,形成一幅美丽而奇怪的画像。
经过一个小时折腾的车程后,我终于来到乐园的大门。乐园的大门有4层楼那么高,由深棕色的实心木打造而成,门上佈满由啄木鸟和松鼠挖出来密密麻麻的坑洞,仿单这裡是某古文明的入口,而不再是现代化的美国。门上被人用黑色的油漆涂上了「被迪士尼遗弃(Abandoned by Disney)」三隻大字,那些字的字迹厉行,可见写此字的人当时内心是多么的愤怒﹗

厚重的大门只留下一小条狭隘,勉强只可让一个人穿过去的阔度。我只好把车留在大门外,拿走那张地图和相机,徒步走入这座神秘而诡异的乐园裡。

乐园裡头的植物和外面一样茂盛,密密麻麻的棕榈树霸佔了原本宽阔的大道,路旁两边长满了野花和黑蘑菇。大街上佈满了由树上跌下来的椰子和香蕉,那些早已腐烂的果实散发出阵阵臭烘烘的乙烯味。路旁那些原本是露天酒吧和摊位的地方,在经过多年风吹雨打下,现今也只剩下一堆烂木。

我慢慢走近位于乐园正中央的城堡,也就是之前提及的那座印度宫殿。那座宫殿出奇地保留得非常好,牆壁保留原有的白色,没有油漆剥离下来。但可惜宫殿的前门被人用重重铰链锁上,我只好由侧门进入。顺带一提,宫殿的前门也被人用黑油写上「被迪士尼遗弃」,由笔迹推断应该是同一人所为。

宫殿裡头空荡得很,我满心期待的雕像、收款机、甚至是流浪汉等等,一样也没有。白色的大厅只剩下一些笨重得不能搬走的物品,如.柜檯,桌子和假树。空洞的宫殿变成一个巨大的回音室,我每走一小步,每一下呼吸都会发出响亮的回音。
我走遍了整座宫殿,走入过厕所和厨房,发现那裡除了污水和像尿酸般的臭味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更不用说诡异的事情啦。但当我在一条条长得不见尽头的走廊慢步时,我旁边一间客房突然传出一阵阴森的对话声:

A:「我真的不敢相信!」
B:(低声咕鲁)
A:「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B:「你的爸爸亲口对我说。」
A:(低沉的哭泣声)

我呆若木鸡地站在房间外,没有勇气进去客房。我那时候害怕的不是鬼怪,而是担心裡头的人是什么毒贩或者杀人犯。如果给他们发现,他们真的会把我即场处决,弃尸荒野。我立即头也不回,用碎步急速地跑去,逃离宫殿。

一会儿后,我颓然地坐在宫殿外,心情稍为平伏下来,努力说服自己刚才那些只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我开始踌躇没有拍到什么好的照片来写我的博客,这岂不是白走了一趟?我马上由裤袋拿出那张黄旧的宣传单张,查阅上面的地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看似有趣的地方可以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暼到在宫殿附近的暗角有一道楼梯。那道楼梯很不明显,如果不是在我坐的位置,根本不会看到它。在好奇心驱使下,我决定上前看一看。
楼梯是连去乐园的地下层,应该通往机房或者员工休息室。被树木遮蔽的阳光不能到达这裡,显得整段楼梯阴阴沉沉,深不见底似的。那些热带杂草并没有蔓延到这裡,阶级只积蓄了厚厚的灰尘。在楼梯出口的左边牆壁也有那个奇怪的标志:「被迪士尼遗弃」
但这次却是用血红色的墨水。

我打开相机的闪光灯,照向楼梯的尽头。楼梯的尽头是一道鏽迹斑驳的铁门,铁门被人用挂锁锁上,门上挂了块破烂的木板写著:「只有吉祥物才可进入,多谢﹗」

像发现藏在雪柜顶的糖果盒的孩子般,我的好奇心被挑起来。首先,门上的锁还是完整无缺,证明在乐园关闭后,就再没有人打开过。第二,既然那是吉祥物房间,裡头应该剩下不少卡通人物服装,而且是又破烂又古旧那种﹗这绝对可成为我博客上的封面照片,我甚至还可以在那裡拿一两件战利品。为什么不可?反正这裡的东西都是「被遗弃」。

二十多年的光阴已经把挂锁侵蚀成废纸般脆弱,使我可以不废吹灰之力便把它由门上折下来。当我推开铁门时,淡淡的绿光立即由门缝渗出来,映照出一间小巧的办公室。对比空荡荡的宫殿,这间吉祥物的办公室「保养」得出奇地好,很多东西还在房间内,如推翻在地上的椅子、散落在桌上的考勤卡、镜头破了的电视、开了一半的罐头、褪色的萤光灯等等。但这种凌乱,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就好像…

人们当初是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逃离这间房间般。

我当时没有想太多,好奇心已经佔领我的脑袋,我只想发掘更多有趣的事情,对于隐藏在裡头的危险浑然不知。我发现房间的另一边还有另一道木门。我打开木门,发现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上还有数不尽的木门。原来先前的房间只不过是地牢的一小部份罢了!

这裡的气氛比之前的地方更加诡异,更加阴森,甚至有种寒气逼人的感觉。照相机的灯光仿佛敌不过这裡的黑暗,忽明忽暗。走廊像迷宫般错综複杂,九弯十八拐,不时走到死路。除此之外,这裡的房间的情况比先前的更加混乱,很多木家具都被打成粉碎,仿佛曾经进行过激烈的打斗。

最后,我在走廊的尽头来到一道黄黑间条的大门,门板上面写住「CHARACTER PREP 1」,应该是摆放卡通人物服饰的地方。

当时,有一股说不出的魔力逼使我打开这道门。但当我尝试打开时,却发现门由裡头紧紧锁上。我不甘心,猛摇那道木门,尝试用蛮力把门推开,但这道看似脆弱不堪的木门仍然纹风不动。

当我已经筋疲力尽,正想转身走人之际,那道神秘的木门却突然发出清脆的咔一声,然后缓缓打开。

房间内漆黑一片,不是那种没有灯光的黑,而是一重更纯粹,更可怕的黑暗,相机的闪光灯根本不够用。我尝试在门边的牆壁乱抓,看看有没有灯光开关掣,但一无所获。\
突然,房间突然传出强大电流流经时的吱吱声,天花板所有的灯泡突然同一时间亮起来,亮得仿佛要爆炸般,我连忙摀住双眼。但很快那些灯泡又暗淡起来,之后一直维持忽明忽暗的状态。

当我的眼睛恢复视力时,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猛虎一颤,胃子像挨了一拳住后缩。因为房间的环境实在…太过恐怖,太过诡异了。

整个房间像大屠杀的现场般,熟悉的卡通人物,如唐老鸭、米妮、高飞狗等等,数以十计像死刑犯般被吊在天花板上,发出腐尸般的臭味。身上原本色彩缤纷的衣服早已被虫侵蚀得破烂不堪,七孔八洞的手脚软弱无力地垂下来,在半空中微微摇晃,仿佛是被吊了十多年的腐尸般。即使知道它们是服装来,也不减眼前诡异的气氛。

但最让我不安的是房间的尽头,那裡坐著一隻「米奇老鼠」。严格来说,那并不是一隻「米奇老鼠」,因为它的颜色好像出了什么错乱,原本黑的地方变了白,白的地方变了黑,而且那条鲜红的裤子也换成惨蓝色。它坐在房间尽头,依靠住发黄的牆坚,刚好在那些「被吊死的公仔」的中心。它那双早已腐烂的塑胶眼睛刚好盯著站在门口的我,使我不得不赶紧把视线移开。

我压抑住内心的恐慌,用照相机把眼前的每一样东西拍下来,心裡既兴奋又害怕,眼前的画面绝对可以使我一鸣惊人。我把那些吊起来的卡通人物,逐一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影一遍。

我决定为其中一个吊起来的唐老鸭公仔来个大头相。我两手按在一个唐老鸭的太阳穴,小心翼翼地提起它的头,以免撕碎那些破烂的布料。

突然,唐老鸭的头颅裡发出巨大的喀塔声,有一堆未知的物品重重地压在我的脚上,吓得我像女人般尖叫起来。

我低头一望,发现那堆物品竟然是一堆骷髅骨﹗一幅几乎完整的人骨跌在我的脚上,一个枯黄的颅骨刚好和我四目交投,用那双空洞的眼睛望著我。天啊,原来一直支撑住那些公仔的,竟然是货真价实的人骨﹗

我吓得把手上的唐老鸭的头扔得老远,好像它是全世界最污秽的物体。我实在再也忍不住不了,淮备转身拔腿走人,用最快速度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当我走到门口时,身后却传出一阵喀塔声声。

我连忙转头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隻米奇老鼠站了起来。那双腐烂的塑胶眼睛仍然紧盯著我,恶毒和狡猾的狞笑取代了它原本和善的笑容。我的腿被吓得像果冻般软了下来,嘴裡不断重覆无意义的叫嚷:「不…不…不…」

我尝试把眼前的骇人情景拍下来,但是…

相机已经坏了,画面空白一片,镜头破碎。

「嘿,我是米奇老鼠啊﹗」它的声音仍然是米奇老鼠那种轻快刺耳的语调,但此刻在我耳中却像恶魔的呢喃「想不想看我的脑袋摘下来呢?」

它开始把自己的头住上拉,它的笨拙肥大的手套围绕它的脖子住上抓,不耐烦的动作让人想起饿狮想由笼子挣扎出来。

当它颈子上布料开始撕裂时,深红的鲜血和黄色的脓液由裂缝汹涌涌出,如瀑布般划过它的身躯,蛙啦蛙啦打在地上…

之后是一连串骨肉分离的画面。

我没有勇气再看下去,我用尽仅存的气力转身走人,连跑带滚地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地牢。临走前,我暼到房间的上方有人用指甲,在牆壁上刻了3隻大字…

「被上帝遗弃( Abandoned by God)」

之后我就头也不回,无命似的飞奔回到车辆上。直到现在,那隻类似米奇老鼠的怪物仍然在我脑海挥之不去。虽然整件「毛克利宫殿」事件,仍然有很多地方是搞不清楚,但有几样事情我可以肯定:

第一,迪士尼不想我们走进去。

第二,迪士尼也不想它走出来。

小编按:对于故事裡的恐怖乐园「毛克利宫殿」是不是真的存在,在网上暂时找不到任何确实的证据。但是文章提到另一个被遗弃的乐园「金银岛」,却是货真价实。

迪士尼真的在十多年前,在巴哈马买了一个价值三千万美元的小岛,淮备兴建一个渡假村。但最后因为受到原住民的驱逐和海水问题,而被逼告吹。

而那座「金银岛」也真的成为一个无人问津的「鬼岛」。以下是一篇「金银岛」的真实游记,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看

http://www.i-mockery.com/minimocks/disney-blunder/

分享本文到:

转载请保留出处:枫叶社区 » 那些由Deep Web浮出来的故事:被迪士尼遗弃的人

赞 (9)